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掘金股票网 > 新闻资讯 > 【法国兴业银行持股明细】以法国兴业银行欺诈案为案例说明小人物改变世界

【法国兴业银行持股明细】以法国兴业银行欺诈案为案例说明小人物改变世界

时间:2019-07-03 16:16:23 来源:新闻资讯 点击:

【www.juejin8.net--新闻资讯】

案例:法国兴业银行欺诈案

2008年,就在次级债危机肆虐全球之际,在金融衍生工具创新上卒有盛名的法国兴业银行爆出丑闻,交易员科维尔违规交易股指期货,成为世界历史上损失数额最为巨大的金融欺诈案,共计49亿欧元(约合71.4亿美元)。法国兴业银行总行于2008年1月19日至20日在法国市场部查出了这桩惊天欺诈案。这桩案件不论从性质还是规模来说都堪称法国史上最大的金融悲剧。这次舞弊案不仅给兴业银行带来了致命的损失,更令全球金融市场雪上加霜。1995年尼克·里森仅仅造成了14亿美元的损失就令巴林银行关门大吉,而这一次,法国兴业银行遭遇如此巨大的亏损,令全球投资者为之瞠目和担忧。次级债危机和法国兴业银行欺诈事件使得金融风险监管中存在的缺陷和不足浮出水面。金融衍生产品风险监管体系的脆弱影响的不仅是金融机构的兴衰,也关系到整个金融环境和世界经济的生态。

法国兴业银行和杰洛米·科维尔

首先我们来了解一下这次事件的主角法国兴业银行和“流氓”交易员杰洛米·科维尔( Jerome Kerviel)。

法国兴业银行( Societe generale,以下简称“法兴”)成立于1864年5月,起初名为“法国促进工商业发展总公司”,为私营银行,1946年被国有化,1979年国家控制该行资本的93.5%后转为全额控制,1983年改现名。总部设在法国巴黎它不仅是法国金融业的支柱,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银行集团之一。以丑闻披露前1月23日的股价计算,兴业银行市值为369亿欧元,在法国位居第2,在欧洲居第13位。不过,法国兴业银行最受业界推崇的还属它的金融投资业务,其盈利能力在同行业中属于佼佼者。尤其在风险较高的金融衍生品市场中,兴业银行凭借严格的风险控制管理能力长时间占据业界头把交椅。2000年12月的长期债务评级为“Aa3”(穆迪公司)和“AA-”(标准普尔公司)。

法国兴业银行一直在衍生工具创新方面走在世界前列,其风险控制系统当然也比较发达,但是在严格的风险监控制度下,舞弊案仍然发生了,令我们不得不重新审视现有的金融风险管理制度。在次级债危机中风险评估体系整体的失败,更说明了现有制度存在着缺陷。“法兴”集团的组织结构参见图8-2,法兴”的风险管理部(RISQ的组织结构参见图8-3。风险管理部(RISQ)通过实施有效的风险管理过程来促进整个集团的业务发展和回报,为了完成其职责,风险管理部和业务线紧密合作,提供独立的观点。业务线对其发起的交易承担首要责任。具体来说:完整记录法国兴业银行集团承担的所有风险;当风险因素显著时协作制定业务战略;定义或者批准与风险分析、计量、审批和监测有关的政策;确保风险信息系统的充分有效;以自已的观点对业务经理提出的交易协助进行风险评估;掌控法国兴业银行资产组合的风险,监测横截面风险,确保对集团风险成本的预警性管理;保证对集团风险线( Risk lines)在隶属上或者职责上的管理从图8-3中可以看出,RIsQ包括:专门管理业务部门承担风险的六个部r-RISQ/GEM, RISQ/CIB, RISQ/DET, RISQ/CMC, RISQ/RDM,

图8-2法国兴业银行集团组织结构

图8-2 和 图8-3

图8-3法国兴业银行风险管理部(RISQ)的组织结构

RISQ/EMG;五个功能部门 RISQ/COR, RISQ/ETU, RISQ/RCE,RISQOMP, RISQ/GES; Komercni banka的风险线— RISO/KBA。另外,下列部门应在职责上向RIsQ报告:由RIsQ/DR负责管理的法国兴业银行sGAM/RIs,由RISQ/DET负责管理的直接向PAEN报告的PAEN中的风险线由 RISQ/GEM负责管理的CDN中的风险线。在这种职责权限内,RISQ参与对这些风险线经理的任命评估和报酬决策。

在“法兴”欺诈案中,风险管理问題主要出现在 RISQ/CMC和OPER/GED(投资银行部涉及全球衍生证券交易的中间和后台作业部门)上。其中RISQ/CMC的首要职责是:统一管理所有法国兴业银行集团的资本市场交易对手(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的信用决策和风险监测过程。这种统一管理是通过…个全球性的团队完成以下功能来达到的:资本市场风险业务的记录、高质量的定性分析、准确的定量计量、对交易和交易对手的评估以及持续报告风险,同时保持和法国兴业银行业务目标一致性。对于银行类交易对手,RISQ/CMC的职责包括:倍用分析和信用需求文件准备、交易评估和批准、利用银行的分析工具对债务人进行评级组合分析、资本市场信用政策和程序的定义和实施。对于非银行金融机构交易对手, RISQ/CMO负责对首要客户责任中心提交的额度需求进行信用评估。此外,流氓交易员杰洛米·科维尔还骗过了“法兴”投资银行部所有的风险预警系统,他的操作手法简单来说就是:在下单之后,用一个虚构的卖单平仓,使监控部门以为总头寸为零。

交易员杰洛米·科维尔是法国人,出生于1977年11月,1999年获得法国南特大学( niversity of Nantes)金融学学士学位。199年科维尔进入法国里昂第二大学马奇( Marche)运营管理学院,2000年毕业,获金融市场运营管理硕士学位。马奇是一家商学院,该商学院的金融专业每年有近600人报名,只录取25人左右,筛选极为严格。学生-人校就和法国几大主要银行签协议,边上学边赚钱,还有去海外实习的机会,很是抢手,就业率是100%据科维尔的一位老师说,科维尔是一名极为优秀的学生,做事十分冷静。2000年8月,科维尔加入了法国兴业银行,2年后被调往后勤部门从事组合投资和 Delta one产品(1)投资(职位是交易员助理),2004年3月,科维尔开始独立负责处理欧洲的股指期货的坐盘交易,业务包括程式化交易、ETF2、互换、指数和量化交易。与巴林银行的里森不同,科维尔在“法兴”只是一名名不见经传的交易员,业绩平平。在206年,他从“法兴”获得的报酬不到10万欧元。

如何才能亏得恰到好处?

2004年,科维尔调转至一线职位担任交易员,开始了在市场上进行各种高风险的资金赌博活动。按照规定,他只有进行对冲头寸的权限,但他凭借对银行监督系统的深人了解,用系列非法的虚假文件和手段,把银行的钱拿到欧洲股市上搏杀。他的第一次赌博正是发生在他刚刚升为交易员级别的2005年,赌注押在了德国安联保险公司( Allianz se)的股票上,那一票为他赢得了50万欧元的入账。

初战告捷激起了科维尔更大的雄心,他开始频频作假、伪造文件,“那并不是很难做”,科维尔在被捕后对检察官说。当2007年11月份欧洲期货交易所( Eurex)联络兴业银行询问科维尔的交易操作时,科维尔就“制作了个假文件”。案发后,法国兴业银行也承认不止一次收到过 Eurex质疑科维尔的来信,但兴业银行却没有进行调查。用法兰西银行行长克里斯蒂安·努瓦耶的话形容说,科维尔可谓“计算机天才”,居然通过了银行“5道安全关”获得使用巨额资金的权限。科维尔动用了法国兴业银行500亿欧元(约合735亿美元)的资金,其中300亿欧元用购买欧洲股指期货 STOXX1180亿欧元用于德国DAX指数2期货,另外20亿欧元投入伦敦《金融时报》指数期货,这笔巨资的金额超过兴业银行的359亿欧元的市值,而且接近斯洛伐克整个国家一年的国内生产总值。而事实上,欺诈交易并不能为科维尔赚到钱。科维尔在审讯中坦白他不想从交易中谋取不正当的利益,他只希望通过自己的业绩获取年终30万欧元的奖金。

科维尔在“法兴”主要从事“漩涡权证”( Turbo Warrant)的交易科维尔帮助“法兴”向它的客户出售类似于“敲出期权”3的权证(原则上讲类似一个看涨期权,即卖出一份看涨期权给它的客户),并且通过买入基础资产来对冲卖出期权所产生的风险。

主要产品包括:“多头漩涡”(即“下降敲出看涨期权”,即标的物价格若下降到一定水平则期权作废的看涨期权)、“空头漩涡”(即“上涨敲出看跌期权”,即标的物价格若上涨到一定水平即作废的看跌期权)。基础资产(如股票等原生证券)由“法兴”购入,使得客户能够从杠杆效应中获利(因为客户不需要购买基础资产)。实际上,客户仅需支付股票价格和行权价之间的差价,而“法兴”支付剩余部分。基础资产包括:股票股票组合、ETF、指数、德国政府债券、通货。“漩涡权证”的行权期有三种情况:(1)没有固定的行权期“开放终止漩涡”( Open End Turbo)];(2)以权证发行日为行权期“封闭终止漩涡”( Close end Turbo);(3)一天后行权(由 Clickoption交易平台提供的“日漩涡”)。法兴通过出售漩涡权证可以获得的利润包括:(1)融资的利润(通过高于融资成本的报价);(2)基于红利的利润(SC仅将持有基础资产的10%的红利分给客户);(3)由于期权触及障碍而使得障碍期权失效而获得的利润、由报价息差产生的利润。

除了出售漩涡权证外,科维尔还通过购买“法兴”的竞争者(其他投资银行)发行的漩涡权证进行套利活动。例如,当市场的波动率增加,可以购买那些没有经过训整的被低估的竞争者发行的权证,并同时卖出期货合约。但是科维尔在获得更多独立交易的权限后,在做空期货的同时并没有按照规定进行套利操作(即事先已建立了权证的多头),他希望通过放大风险敞口,仅凭自已对市场的判断为“法兴”赚取巨额利润。

接下来让我们看看从2006年起科维尔在期货投资上的仓位变化情况:2006年3月中旬至5月中旬,科维尔在DAX上一直是空头,空头仓位直递减直至0;他在5、6、7月开始在DAX上是多头。在年底的几天,科维尔在DAX上的累计仓位仍是空头。

从2007年1月1日开始,科维尔在DAX上的空头仓位开始增加,从2007年2月14日至2月26日,科维尔在DAⅩ是空头,累计仓位维持在10000至15000手空头。在2月26日,他平掉了于中的空头。2007年2月27日至3月14日,在DAX的交易并不活跃,累计仓位在0附近波动。

2007年3月15日至7月23日,科维尔开始逐步建立了大量DAX的空头头寸(平均在每个交易日做空1700手),累计总的空头头寸为150000手,合约总值约为300亿欧元。

2007年7月24日至8月30日,科维尔逐步平掉了手中的空头仓位至0附近。

2007年8月31日至9月10日,科维尔在DAX上的交易平淡。2007年9月11日至11月6日,科维尔逐步建立DAX的空头直至80000手。同时,他开始做空 STOXX,累计达到350000手2007年11月7日至12月31日,他平掉了所有的DAX和 STOXX上的空头。在年末,他总的仓位为0。

2007年年初,次级债危机爆发,科维尔预期市场会大跌,因此开始大手笔做空欧洲市场上的股指期货,但是市场并不如科维尔所预想的那样DAX指数并没有对次级债危机做出迅速的反应,而是持续向上。我们由于条件限制不能提供DAX期指的走势,但相信应大致与图8-4相吻合。可以看到在图8-4中,DAX现货指数在2007年2月后大致保持上升的走势,并且在2007年7月份到达最高点。而就在这段时问科维尔持有了大量的空头,这直接导致了图8-5中盈亏曲线屮间一小段向下的凹陷。但是这部分亏损在之后的持有 STOXX期货的空头上得到弥补,并在12月实现了14亿欧元的盈利。但是科维尔并没有把真实的盈利情况汇报给“法兴”,而只向上级报账了5500万欧元的盈利(他将因此获得30万欧元的分红)让我们来看看科维尔总的盈利情况(图8-6)。

图8-4德国法兰克福DAX指数走势(2007年1月2日~2008年2月1日)

图8-4 和 图8-5

图8-5道一琼斯SXx600指数走势(2007年1月~2008年3月)

图8-6科维尔累计交易盈亏(2007年1月2日~2008年1月29日)

图8-6

从图8-6中我们可以看到,通过伪造对冲交易,科维尔在“法兴”的账面上的总盈亏维持在0附近。科维尔伪造的盈亏数据如图8-7所示,在图形上正好与真实的盈亏呈现上下倒置。

图8-7科维尔伪造的累计交易盈亏(2007年1月2日~2008年1月29日)

图8-7


但是历史确是非常得捉弄人,科维尔在2008年初的疯狂举动不仅让20万欧元的分红化为泡影,并使得“法兴”乃至这个法国金融界蒙上了一层阴影。科维尔为了掩盖自己在上一年因为违规越权交易而产生的14亿欧元的利润,不得不采取极端的措施—故意制造损失,让亏损“恰到好处”,将盈利降至5500万欧元的水平。…切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容易(亏钱容易,但是亏得“适当”并不容易)。科维尔显然高估了自己对期货市场的控制能力。

他动用了500亿欧元的资金,其中300亿欧元用来购买欧洲股指期货 STOXX,180亿欧元用于德国DAX指数期货,他希望通过期指上的亏损勾销实际的盈利。“法兴”的调查报告显示他在事发时在DAX上的多头持仓累计达到了14万手的天量。2008年1月,欧洲股市受次级债危机的波及大幅下挫,DAX股市2008年初的前18天跌去了600点。股市的跌幅远远超出了科维尔的预料,不仅14亿欧元的盈利被完全勾销,还造成了20亿欧元的损失。2008年1月18日,科维尔的上级主管收到了一封来自一家大型银行(调查报告中称为 Bank c)的电子邮件,信中称要对此前预定的交易进行确认。但是兴业银行此前已经限制与这

家银行的交易往来,因此对电邮的来源产生了怀疑,并展开紧急调查。一天后,科维尔被要求对此进行解释。与此同时,兴业银行也查出对方银行对这笔所谓交易根本一无所知。科维尔最初还想靠老办法蒙混过去,但最终还是承认他伪造了虚假交易往来。银行在19日连夜查账,并在20日震惊地发现这起欺诈案件所涉及的资金总额之惊人。事件并没有到此为止。1月21日,星期-,股市重新开盘,受美国经济衰退预期影响,全球股市遭遇黑色星期一:欧洲股市方面,伦敦富时100指数收于5578点,跌幅为5.5%;法兰克福DAX指数收于6790点,跌72%;巴黎CAC40指数收于4744点,重挫6.8%。亚洲股市方面,东京日经指数收于13325点,大跌3.86%;韩国首尔综合指数收于1683点跌2.95%;香港恒生指数跌穿24000点,收于23818点跌幅为5.49%;印度 Sensex指数收于17605点,跌741%。中国沪市也跌破5000点。“法兴”的损失瞬时扩大到了49亿欧元之巨。

“法兴”和整个法国似乎都被科维尔玩弄了。现代银行业充斥着交易员雇主损失惨重的故事。但是法国兴业银行的交易员杰洛米·科维尔的案例是明显出格的。在尼克·里森于10多年前拖垮巴林银行之后,风险管理变得更为严谨了。于是各家银行安装了复杂的黑匣科技,以避免类似灾难再次发生。由于科维尔加入“法兴”后,最初是在后台管理部门工作,因此对“法兴”的后台管理极为熟悉,这为他隐瞒自己的巨额仓位提供了方便。尽管如此,业内人士表示,能够将如此巨额的交易掩盖将近一年的时间,是件十分令人吃惊的事情。杰洛米·科维尔这位后台工作人员出身的单纯期货交易员为兴业银行造成了49亿欧元的损失,说明了这个交易员策划的骗局是多么精心,也展示了欺骗这些复杂的系统是何等容易。表8-1展示了科维尔使用的用来谎报保证金的技术手段,表8-2则展示了科维尔使用的谎报固定盈利的技术。

表8-1科维尔所使用的掩盖保证金数额的技术

表8-1

事件处理

法国中央银行—“法兰西银行”( French National bank)在1月20日获知了“法兴”巨亏的消息,立刻与法国证券管理委员会( French securitiesRegulator,AMF)的最高秘书处成立了-一个危机处理委员会,着手制定一项挽救“法兴”的计划。它们暂时不将“法兴”巨亏的消息向市场公布,同时着手清理科维尔建立的多头仓位。从1月21日至1月23日,“法兴”总共平抑了48亿欧元的亏损(见表8-3)。2007~2008年问,“法兴”涉及次级债的亏损则约20亿欧元,而科维尔的49亿欧元的巨亏对“法兴”来说简直就是雪上加霜,两者相加,“法兴”损失将高达69亿欧元。这直接导致法兴投资银行业务多年来首次出现亏损,亏损额高达2.21亿元。但是由于零售银行、金融服务以及投资管理和服务(包括私人银行)三大业务分别盈利20.61亿欧元、6.00亿欧元以及6.52亿欧元,在扣除交易欺诈带来的损失以及次债的损失拨备后,法兴2007年仍然盈利9.47亿欧元。

表8-2科维尔使用的勾销盈利的技术伪造的平均盈平均伪造交易

表8-2

表8-3法国兴业银行期货多头卖出平仓数量占市场交易量比例(2008.1.21~2008.1.23)

表8-3

法国兴业银行事后审查了科维尔在其工作台上完成的所有操作以及任何和此次发现的欺诈交易相关的交易。同时,一并检查了所有期货交易的清算账户。“法兴”表示他们将进一步加强公司的风险控制系统,并聘请外部的专业人士进行协助。1月26日,“法兴”董事会决定实行55亿欧元连带优先认购股权的资本充实方案,由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全额承销,希望将“法兴”的资本充足率提升至8.0%。1月29日,法国总理弗朗索瓦·菲永( Francois Fillon)表明了政府的态度:政府不会允许其他金融机构恶意收购因职员违规操作而蒙受巨大损失的法国兴业银行。1月30日,“法兴”成立了由独立董事组成的特别委员会,专门负责处理和协调与“欺诈案”相关的事宜,聘请普华永道协助提供审计服务。2月11日,“法兴”增资扩股计划宣布,该计划将以发行新股、股东优先认购的方式进行。股东股权登记日为2月20日,股权认购期为2月21日至29日,股东享有每持有4股兴业银行股票可认购1股新股的优先权。按照计划宣布前最后一个交易日(8日)兴业银行股票收盘价77.72欧元计算,新股47.5欧元的价格折价率接近40%3月10日,法国兴业银行的增资扩股计划获得了成功,所有的大股东都进行了申购,申购资金总计超过100亿欧元,是兴业银行筹资额的1.84倍。法国兴业银行的危机就此告一段落。

案例点评

曾因令英国巴林银行破产而“声名远扬”的尼克·里森对“法兴”巨亏做出了回应,他如此评论现代银行业的风险管理控制体系:“银行体系根本就没有吸取教训,现在的制度同1995年巴林银行倒闭时没什么两样。”不诚实的交易每天都在发生,但银行不愿揭露这些交易,因为这会使银行的客户失去信心。

藏匿如此之大的交易损失是一件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不管时间的长短。金融机构的高管们理应知道自己眼皮底下发生的事情。但是,对于一个熟知后台电脑系统并且据称掌握密码的电脑好手而言,合规控制措施与警惕的管理人员又能带来怎样的保护呢?这说明银行系统非常容易遭遇灾难性的失败。正如自2008年初开始的资产价格波动为兴业银行带来了更多的问题,其他银行完全有可能也潜藏着因为判断失误而产生的巨额交易亏损。

在对科维尔的审讯中,科维尔断言,在被银行雇用的其他交易员中普遍存在类似伪造和作假的行为。银行对于他的行为实际上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只要我们能有盈利,有个好业绩,这些事情就算不了什么,没有人会说什么,”科维尔说,这些话已经得到检察官办公室的证实,“我深信我的经理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最简单的事实就是2007年我没有休年假,这本身就是个信号,我的经理不可能没注意到,”科维尔对检察官说,“那是内部管理工作中最基本的原则:一个不愿休年假的交易员是因为不愿意把手头的T作移交给任何人在美国,银行的工作人员必须每年休一次为期两周的年假,法国的银行虽然也有这样的惯例,但并没有做出强制规定。

我们很容易看出,只要人性不变,而交易员又会因为盈利受到奖励、赔钱而丢掉工作,那么欺诈风险永远都会存在。这种风险通常会被计算机软件密码及公诉的威慑所抑制。在此案中,这位兴业银行交易员与里森一样从自己早先的后台经历中学会了藏匿自己头寸的方法,而管理者却忽视了内控问题的重要性。

本文来源:http://www.juejin8.net/news/310935.html

扩展阅读文章

推荐阅读文章

新闻资讯推荐文章

掘金股票网 http://www.juejin8.net

Copyright © 2002-2018 . 掘金股票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15013900号

Top